• 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小说  »  请妈喝罚酒
  • “去你的,你怎么就不能等我一起高潮呢?多点耐性就好了啊。在一起几年了?你还是不知道怎么让我开心。我前几任老公……”

    听见老妈的咆哮,我一溜烟地躲回卧室里头。她和老爹,每周有约定的做爱日,而每次完事之后,她就会直冲浴室洗澡,我可不想被撞见。

    从十三岁开始,关于上述的对话,我不知听过了千百回。五年的时间过了,我不断地偷窥他们却也不断地叹息,感叹他们从未好好做过爱。每个周五夜,晚上十点,他们会携手进房,希望这一次能让彼此达到高潮。

    老爹是个工人,爱家的好男人,可惜,在成为好爱人一事上他彻底失败了。最高纪录九十秒,早泄,是他的梦魇,是老妈抓狂的原因。为了让老爹持久,老妈总是使出浑身解数,然而,换来的却是欲求不满及一身疲惫。所以,长期失落的结果,数落老爹成了她的习惯。

    然而,老爹被骂得很难堪,在房外偷窥的我却得到满足。看着老妈脱衣的过程,看着她为老爹双腿大开的模样,视觉上的刺激是不言而喻的。事实上,从进入青春期开始,老妈就成为我性幻想中的唯一对象。我常常在睡前自慰,想像的是她的呻吟,重温着她卖力晃动屁股试图让老爹振作的画面。

    四十一岁的她,不但风韵犹存,艳丽的程度简直不下于正值年少的模特儿。发色是亮眼的金,饱满而浑圆的乳房,36C,而身高约莫一百七十公分的她,腿瘦而修长。她在保养方面下足了苦工,毫不含糊,天天涂抹乳液的结果,使得她的肌肤看起来依旧是白里透红有如凝脂。

    正在放暑假的我,十九岁,大学生,长相清秀,算把妹有加分的类型。而大一当然不能虚度,所以我换妹如换衣,每周都和不同的女孩约会。然而,我还是会有性幻想,对像依旧是老妈,原因很简单,她才是我心中真正的完美女人。

    父母争吵的声音不断,话题停留在性爱不满足一事上。正当我听得烦躁时,突然一阵寂静,原来老爹愤而离开,跑去准备出差要用的事物。他即将出差一个礼拜,明早就是出发时间,这意味着,他将缺席明晚堂哥的婚礼。老妈讨厌独自出席有家族人士参加的聚会,所以老爹交代我务必要和母亲一起出门。这提议深得我心,我差点欢呼叫好。

    老妈和我的关系很亲密,然而,她怎样也想不到,其实,我对她很有“性”趣。我猜,如果被她得知我的幻想,以她歇斯底里的性格来说,大概会气到胃出血吧。

    手淫完后,我有了睡意,期待着明晚和老妈一起出席婚宴的时间来临,我进入了梦乡。

    星期六,难得的夏日好天气,虽万里无云却还有微风吹拂。老爹一大早就去机场了,而老妈则跑到了美容院打点自己的发型和装扮。而我则泡在浴缸里头,想像和老妈共舞的画面。约莫三点的时候,她终于回家。洗完澡的我,下楼时,遇见了准备梳洗的她。

    四点半,一切终于就绪。我穿得西装笔挺,而她则穿着一件及膝的黑色连身洋装,U领的造型,让硕大的肉球露出了大半,乳沟深深,煞是迷人。她的皮肤白可胜雪,与黑色的衣装搭配,成为一绝。

    此外,她还穿上了诱人的黑色吊带袜及一双艳红的高跟鞋,这让她显得更加高晀亮眼。而在服装的修饰下,她的臀部曲线堪称无懈可击。

    “你在看什么?”她发问,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眼神里的异样。

    “没有啦。只是你穿这样真的……美呆了!”

    “我是精心打扮啊。可惜你老爸看不到。我可是为了他才买这套衣服的,只希望……唉,算了,没事。”

    我当然知道她的穿着是想让老爸勇猛,也知道她的失望是因为身边没人来欣赏。机会稍纵即逝,就是今晚了。我一定要采取某些行动,让自己和老妈的关系更进一步。

    前往婚礼会场的途中,在驾驶座旁的我,不时偷看老妈的双腿。好想趁着她专心开车的机会,好好抚摸她的美腿。就这样,三十分钟的车程中,我不断和自己邪恶的欲望战斗著。

    刚念完大一的我,依旧被亲戚们当成小孩子。而在我们出现时,我注意到几乎所有人,包括老爹的兄弟,全都拚命偷偷打量著母亲。

    我们与一些熟识的亲戚同桌用餐,今晚的菜色只能说普通。然而,菜好吃与否并非重点,我所想的只是如何找出让母亲顺从的方法。我想,或许可以邀她跳舞,还是去散散步。我不信这些方法会毫无作用。我必须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,信心才能产生力量才能影响他人,才能让我有机会和老妈建立起一种截然不同于以往的关系。

    九点时,乐团开奏,我邀请老妈舞上几曲。连续跳了四首舞曲之后,我们是汗流浃背。在走回座位的途中,我将手轻放在她的腰际,经过吧台之时我问她要不要来上一杯。她说要一杯威士忌,而我准备了两杯。酷暑加上跳舞后的干渴,不过两三口,老妈就将酒饮尽。

    见她如此豪饮,我马上将手中的酒再递给她,顺便请她再舞个几回。到了十点,灯光转暗,终于今晚的第一首慢板出现了。我紧紧牵着她的手,以免有人半路杀出将她邀走。房里的男人全都盯着母亲的美腿,眼神里尽是贪婪,我想只要有机会,他们定会奋不顾身将老妈扑倒在地。掌心对着掌心,轻扶着她的腰,面对着面,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十公分。

    跳舞时,我们笑谈一些许久不见的亲戚的转变。不知是否酒精开始作祟,她看来十分快乐,不时笑得大声。不经意间,我闻到了她身上迷人的香水味,在身体轻碰时,感受着她的体温。

    第一首结束,第二首将起。

    “我们回去休息一下吧。”她说道。

    不能错失唯一的机会,我想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。“妈,不要啦!我难得有机会和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跳舞耶!”一口气说完这些话,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心跳是快得恐怖。

    她给了我一个怀疑的眼神,随即笑道:“这些话留着对女朋友说吧。”

    看她准备离开,我立即拉住她。“妈,拜托啦,这一首跳完就好。”

    她勉为其难地答应了。我们回复成刚刚的跳舞姿势,唯一的不同在于,此回我把双手都放在她的腰间。

    她看似别扭地将手搭在我的肩上,不断试图将我俩的距离再拉开一些。当然我不会让她得逞,随着音乐的进行,我缓缓地向她贴近。不再言语,她将头别向它方,不愿正视我的目光。当我们的距离缩短到剩下十几公分,我温柔地说道:“妈,能和你跳舞真好。”

    她没有对我的话回应,只是自顾自地拿叔叔便宜的服装来开玩笑,她根本没将注意力摆在我身上。这样也好,省得她发现我胯下的隆起,何况,我可以趁她分心之际将她搂抱。深呼吸了一口气,我大步向前,正面碰撞,让裤档的突出部位碰上她的身子。

    失算!我不该让老二直接碰触老妈的下腹部。

    老妈突然将我推开,喝道:“你他妈的在干嘛?你这变态!我是你妈,不是妓女。别想用下三烂的方式占我便宜。大卫,现在乖乖给我回去坐好,还有,不要让别人发现你做的蠢事!”

    我感到一阵天摇地动,恨不得立即挖个地洞让自己躲起来。最糟的状况终于发生,美梦,碎了!

    剩下的时间,我都离老妈远远的。婚宴结束后,我找了借口,请叔叔载我回家。

    躺在床上,我的思绪非常混乱。我想着她的感觉,她的香味,她的腿。然而画面一变,她的长相忽然可怖,从和善的母亲变成了卑贱的妓女,她竟然将我羞辱。妈的,一想到此,我感觉到非常愤怒。我十八岁了,她却当我八岁!不管如何,我一定要讨回面子才行。

    报复的号角响起,我要狠狠地肏她,让她知道谁才是老大!

     

    ***

     

    ***

     

    ***

     

    ***受辱的隔天,我起得特别早。

    一下床,我就直奔书桌打开了电脑,进入最爱的聊天室,打开联络人清单,查看网络死党“C男”是否有上线。C男今年二十六岁,于好莱坞工作,专长是摄影及剪辑。我们常在聊天室里比赛,方法是两人选一同女子,然后开始甜言蜜语,看谁最后能成为女子虚拟性爱的选择对象。我们偶尔会在摇头吧见面并喝上两杯。

    “C男”是我情场上的导师,传予我许多把妹的绝招。他知道我迷恋老妈的事,三不五时还会拿这件事开我玩笑。然而,他并不认为恋母的我有病,他总说只要清楚知道自己在干啥,其实没有什么对错的问题。

    我认识的社会人士不多,而其中能提供有用意见的只有他一个。所以,我将昨夜的悲剧让他知晓,请他帮我想想挽回老妈的方法。最后,我给了他家里的住址,并邀他下午三点到家中一趟。

    整个早上,我尽量不与老妈见面。万一不幸碰面了,我是道歉连连,而她则是数落不断。

    “我知道你长大了,大卫。不过,清醒一点吧,我是你妈耶!让我们忘了昨晚的事,继续过活吧。”说完,她换上了一套粉红色的比基尼,漫步到花园的泳池旁做日光浴。

    时间来到两点半的时候,留在屋内的我准备当个孝子,要为她端上一杯清凉解渴的冷饮。从她的药罐里拿出两颗安眠药,“咚”,我将它们丢入了饮料之中。

    “大卫,谢谢,我正想喝点凉的。”她接过了我手中加料的冷饮,“幸好有你的贴心,今天的太阳差点把我晒晕呢。”

    回到房内,透过窗,我看见老妈将饮料大口喝下,然后,药效慢慢发作了。

    三点,门铃准时响起,来的人正是C男。迎他入门后,我要他在我房间稍做等待。万事具备只欠东风,为了让我的计画成功实行,最后一步是非走不可的。

    三点十五分,我告诉老妈,我房里有一个维修人员正在修理V8。我的话让她不悦。不想陌生人看见她身穿比基尼的模样,她试图起身替自己披上大围巾。然而,受到安眠药的影响,此时的她是四肢无力浑身没劲。

    “大卫,我可能有点中暑了,扶我回屋里去吧。”

    我搀扶着她到了客厅,让她坐在沙发上。我转身要C男下楼,要他见见我的 母亲。而随着时间一秒秒流逝,老妈的力量与精神也一滴滴消失。

    C男手拿V8下楼,然后对着老妈做自我介绍。老妈试图开口说话,然而意识渐转模糊的她,连一个字也说不出口。

    回头看着C男,我发出了行动的信号。

    好事多磨,坏事亦如是。“大卫,妈的,你的镜头坏掉了。”他骂道。“快去买一个新的回来,我可以马上修理,然后将所有的事在一个小时内搞定。我先把你这卷录影带里的东西洗掉,你快去买。”

    出门前,我低头看着老妈,然后吼道我要出门买东西。“妈,听见了没?我不会去很久的,妳好好躺着。”

    回来后,老妈已呈现半睡状态,我要C男赶快将工具搞定。一会儿之后,C男将V8摆到桌上,镜头对准了老妈后,按下了红色的录影键。

    我站在门边把风,静静地看着同伙坐到老妈身边。他一手搂住老妈的肩,一手则摸上了她的大腿。完全不浪费时间,他很快地将手伸入比基尼里头。老妈嘴里唸唸有词,听起来像是喊住手。不过,到嘴的肥肉,谁舍得放掉呢?而老妈无力的抵抗,看起来反而像是欲拒还迎。C男再不客气,扯掉了老妈身上的比基尼,两颗浑圆的大奶子也顺势弹了出来。

    天啊!好美的胸!我好想冲过去蹂躏那对奶子,想将乳头含进嘴巴。当C男低头准备吸吮她的奶头时,老妈试图将他推开。然而,软弱的抵抗制造出的是有趣的画面,他们俩看来像是在嬉闹。C男不愧是专业人士,对老妈施展咸猪手的期间里,他始终让老妈的脸正对着镜头,确保每一个动作都能录到她的表情。我催促他动作快一点,他立即将老妈的泳裤脱掉。他擡起了她的腿,将其分开,并让老妈躺得四平八稳。

    茂盛的阴毛,登场。看见那美丽的私处,我好想掏出鸡巴好好手淫一番,可惜,友人在侧,我只得把这念头压抑下来。心里五味杂陈,我看着C男将脸埋入老妈的双腿之间,看他吐舌舔弄母亲的蜜壶。她发出了含糊的呻吟,整个人就快入睡。我打了个手势,要C男将老妈的双手环绕在他的颈上。C男照办了,并且将老妈的手塞入衬衫之下以免滑落。现在的画面,若被人看见,一定会认为是老妈将C男的头压入双腿,要C男舔得再深入一点。品玉完后,C男亲吻著老妈,一边脱下了裤子。

    “喂!”我喊道,“记住,不可以内射。”

    他给了我一个嘲讽的笑容,说道:“不用担心啦,我又不是早泄男。好好看着,我要用老二塞满你妈的阴道了。”

    心跳加速,我的脑子飞快运转起来。怎能不担心呢?老妈又没吃避孕药,我可不希望她中奖怀孕啊。而我亦想起选择C男当主角的原因,他很干净,有一个相交四年的固定女友。在我胡思乱想之际,C男已将老妈的腿高高举起,老二顺着肉缝进入了淫穴里头。

    他开始卖力的抽送。老妈的双手摊在两旁,闷哼声不断。而我只是袖手旁观,看着好友玩弄我心目中的女神。十分钟之后,一切结束了。

    他站起身,穿上裤子,关掉了V8。“大卫,走,去我家。我们好好剪辑,剪出一部可以赢得奥斯卡成人片奖座的巨著。对了,你不会介意我射在妳妈体内吧?我真的忍不住了。”

    “还好啦,就当作她昨晚羞辱我的报应吧。”我走到老妈身边,看着她的睡容。我的手降落在她的双峰之上,轻轻地搓揉。老妈的阴部散发出C男精液的臊味。我将手指插入母亲的肉穴,缓缓的搅动,将精液涂抹在阴道壁上。

    忽然,C男开口,提醒我要替老妈穿好比基尼,并且整理一下她的模样。处理完后,我们驱车前往C男的家,他以熟练专业的手法,剪出了一部超真实的A片。片中的母亲,看起来活像个荡妇,完全忘了已婚的身份,喜欢被别的男人肏。我请他拷贝几份给我,并确认母带回归我手。我可不希望这部片子外流。只有我能拥有它,它是我将来对付老妈的终极武器。

    回到家,我发现老妈刚洗完澡。我敲了敲她的房门,问她身体是否好些。她对刚刚的事有记忆吗?她真的有熟睡吗?为了确认,我不断问道:“妈,真的没事吗?”

    “亲爱的,没事。只不过我刚刚睡了三个多小时,刚起床时有些头晕,不过不碍事的。再说我刚刚有吃了两片阿斯匹零,又泡了个澡,体力慢慢回复了。”

    “那就好,妈。”我镇静的回答。“刚刚我出门前,看妳脸色很差,很担心呢。那妳休息一下,晚餐我来处理就好。”

    “谢啦,亲爱的,那你准备好,我再下楼囉。”

    我们享用了一顿平静无波的晚餐。看来,老妈对于下午的事完全没有记忆。她看来元气十足,整晚都挂著笑容。那晚,我回到房间,反复看着由老妈亲自上阵的演出的“动作片”。

    隔天早上,老妈出门购物。这给了我一个布置的机会,我要安排老妈看看自己精彩的演出。其实,说不惊慌是骗人的,不过,我还是努力振作,毕竟,唯有坚强能成事。她一向将我当作小卒子,现在,该是我找回自信,重拾控制权的时刻了。

    近午,老妈回来了,我体贴地帮她提拾大包小包的战利品。将这些东西放置妥当,我约母亲到客厅谈话。

    “怎么了?你好严肃喔。不准提那晚的事唷,说好了,我们都要忘记的。”

    “妈,不是啦。妳先坐好。”我跟着坐下,“早上妳出门的时候,门铃响了,可是我去应门的时候,不见半个人,只发现一个包裹和一张纸条。”说完,我将录影带和纸条递给了她。

    纸条没有具名,上面写着:“感谢妳给予的美好时光,这影带还是妳留着吧,我没有保存的必要。”

    我又补充道,拆开盒子时,我发现了影带。里面还有十五份拷贝,片长约莫二十分钟。

    “里面是什么东西啊?”她问道。

    “妈,妳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,我真的不想插手。”见我一脸严肃又语气沈重,她愈发困惑了。“我真的很爱这个家,然而,也因为我爱妳和爸,所以我不希望爸被当成笨蛋一样。”

    “妳究竟想说什么?”她问道。

    我颤抖的手,打开了电视,按下了录影机的播放键。这一刻,我快无法呼吸。和老妈的关系会更亲密或崩解,这一刻,将成为转捩点。

    萤幕上播放的是,老妈身穿白色比基尼躺在沙发上的画面。她的眼睛慢慢睁大,视线盯着电视不放。接着,一个男人从镜头后方出现,坐在了她的身边。看着影片的内容,她张大了嘴,一脸不可置信,全身僵硬,仿佛一个假人偶。

    “这…这…这究竟是他妈的怎么一回事?”她的语气里,是悲观是震惊是哀伤是愤怒。“那个男人是谁?哪时候发生的事?怎么会这样?”

    我的感觉,很糟!看来,她已经有些失控了。然而,箭在弦上,如何能不发?再想起她轻视我的语气,想起那夜的羞辱,我告诉自己,绝不罢手!

    老妈走向我,一把抢下了遥控器,然后将影带退出拿在手中。她的额头上,开始冒出冷汗,她的身子,忍不住颤抖。我静静地站在一边,给她一些思考时间。她已记不起是我让影片中的男子进门,对于那个男人,她完全没有印象,事情发生的时间,难以想起,更让她苦恼的是,她质疑自己为何什么都记不住。

    “你昨天跑哪儿去了?”她吼著。

    “忘了吗?我昨天下午不是被妳赶出门吗?”我又说道:“妳不是忙着勾搭陌生人吗?”

    “勾搭?勾搭个屁!我被强暴了,而且完全对这件事没印象。”泪水,夺眶而出。

    “妈,别骗我了。妳看起来很享受嘛。妳有看到那些表情,听见那些呻吟吗?被强暴的人,会有这种表现吗?明明是两情相悦嘛。至于我想说的是,妳怎么可以带外遇对象回家呢?”

    “外遇对象?”她用力对我吼道:“你给我滚出去!”她手拿影带,一边哭泣一边跑回了卧室。

    我在厨房里坐着,等待她心情平复些。三十分钟后,她再次出现,脸上是未干的泪。

    “我准备报警。”她低声道。

    “干!”我暗骂一声。该让计画进展的快一些才行。

    “妈,妳先坐下,好好想想。妳不想这件事被左邻右舍知道吧?不管是被强暴或外遇,妳都应该不要张扬,万一他受到刺激再找妳怎办?再说,他既然连拷贝都还妳,这不表示他永远不会出现了吗?”

    “对了,拷贝!马上给我!”她语气强硬。

    “别急嘛,先听听我的意见,说不定妳可以从这件事中全身而退啊。”我站起身,伸出手,要她跟我到客厅。她哭哭啼啼,跟在我的身后。我告诉他,目前这件事就我俩知道,且拷贝在手,没有什么可畏惧。恐吓的问题,完全没有。

    然而,她没有听我的阐述,只是一再地要求我把拷贝给她。所以,我提出了条件。

    “我该让老爹知道这件事,可是,我又不想伤害妳。妳知道的,我很敬爱妳。”此时,我用力搂着她的肩,然后将她紧紧拥入怀中。我可以感觉到,她的乳房贴住了我的胸膛。“妈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我不希望妳被朋友或邻居看不起。我也保证绝不会让影带外流,只要妳答应我一件事,“帮我”!”

    她停止啜泣,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了我。她的眉上扬,这是她有疑问时的面部惯有表情。

    “什么意思?你说“帮助”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我把手放上她的膝盖,然后向上移动,轻轻地抚摸她的大腿。

    “妳明明知道我的意思。”我说:“我成年了,有生理上的需要,对于性爱,有着无限的疑问。也许,妳可以当我的性爱导师。”

    我眼前的女人有着很大的力量,我年少时,她的话即是圣旨,我犯错时,无论动手或动口,她总能痛击我一顿。因此,能说出这番话,我心里是非常惊讶。

    皱眉的她猛然起身,低头看着我,尖叫道:“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变态?你…你这混帐!”语毕,她快步奔回卧室里头。

    我出门了,留她一个人在家。我认为,该给她一些时间,认真思考自己的处境。我去了一家酒吧,连续干了几大杯啤酒,不断思索着我对母亲所做的事。

    “去你的,你怎么就不能等我一起高潮呢?多点耐性就好了啊。在一起几年了?你还是不知道怎么让我开心。我前几任老公……”

    听见老妈的咆哮,我一溜烟地躲回卧室里头。她和老爹,每周有约定的做爱日,而每次完事之后,她就会直冲浴室洗澡,我可不想被撞见。

    从十三岁开始,关于上述的对话,我不知听过了千百回。五年的时间过了,我不断地偷窥他们却也不断地叹息,感叹他们从未好好做过爱。每个周五夜,晚上十点,他们会携手进房,希望这一次能让彼此达到高潮。

    老爹是个工人,爱家的好男人,可惜,在成为好爱人一事上他彻底失败了。最高纪录九十秒,早泄,是他的梦魇,是老妈抓狂的原因。为了让老爹持久,老妈总是使出浑身解数,然而,换来的却是欲求不满及一身疲惫。所以,长期失落的结果,数落老爹成了她的习惯。

    然而,老爹被骂得很难堪,在房外偷窥的我却得到满足。看着老妈脱衣的过程,看着她为老爹双腿大开的模样,视觉上的刺激是不言而喻的。事实上,从进入青春期开始,老妈就成为我性幻想中的唯一对象。我常常在睡前自慰,想像的是她的呻吟,重温着她卖力晃动屁股试图让老爹振作的画面。

    四十一岁的她,不但风韵犹存,艳丽的程度简直不下于正值年少的模特儿。发色是亮眼的金,饱满而浑圆的乳房,36C,而身高约莫一百七十公分的她,腿瘦而修长。她在保养方面下足了苦工,毫不含糊,天天涂抹乳液的结果,使得她的肌肤看起来依旧是白里透红有如凝脂。

    正在放暑假的我,十九岁,大学生,长相清秀,算把妹有加分的类型。而大一当然不能虚度,所以我换妹如换衣,每周都和不同的女孩约会。然而,我还是会有性幻想,对像依旧是老妈,原因很简单,她才是我心中真正的完美女人。

    父母争吵的声音不断,话题停留在性爱不满足一事上。正当我听得烦躁时,突然一阵寂静,原来老爹愤而离开,跑去准备出差要用的事物。他即将出差一个礼拜,明早就是出发时间,这意味着,他将缺席明晚堂哥的婚礼。老妈讨厌独自出席有家族人士参加的聚会,所以老爹交代我务必要和母亲一起出门。这提议深得我心,我差点欢呼叫好。

    老妈和我的关系很亲密,然而,她怎样也想不到,其实,我对她很有“性”趣。我猜,如果被她得知我的幻想,以她歇斯底里的性格来说,大概会气到胃出血吧。

    手淫完后,我有了睡意,期待着明晚和老妈一起出席婚宴的时间来临,我进入了梦乡。

    星期六,难得的夏日好天气,虽万里无云却还有微风吹拂。老爹一大早就去机场了,而老妈则跑到了美容院打点自己的发型和装扮。而我则泡在浴缸里头,想像和老妈共舞的画面。约莫三点的时候,她终于回家。洗完澡的我,下楼时,遇见了准备梳洗的她。

    四点半,一切终于就绪。我穿得西装笔挺,而她则穿着一件及膝的黑色连身洋装,U领的造型,让硕大的肉球露出了大半,乳沟深深,煞是迷人。她的皮肤白可胜雪,与黑色的衣装搭配,成为一绝。

    此外,她还穿上了诱人的黑色吊带袜及一双艳红的高跟鞋,这让她显得更加高晀亮眼。而在服装的修饰下,她的臀部曲线堪称无懈可击。

    “你在看什么?”她发问,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眼神里的异样。

    “没有啦。只是你穿这样真的……美呆了!”

    “我是精心打扮啊。可惜你老爸看不到。我可是为了他才买这套衣服的,只希望……唉,算了,没事。”

    我当然知道她的穿着是想让老爸勇猛,也知道她的失望是因为身边没人来欣赏。机会稍纵即逝,就是今晚了。我一定要采取某些行动,让自己和老妈的关系更进一步。

    前往婚礼会场的途中,在驾驶座旁的我,不时偷看老妈的双腿。好想趁着她专心开车的机会,好好抚摸她的美腿。就这样,三十分钟的车程中,我不断和自己邪恶的欲望战斗著。

    刚念完大一的我,依旧被亲戚们当成小孩子。而在我们出现时,我注意到几乎所有人,包括老爹的兄弟,全都拚命偷偷打量著母亲。

    我们与一些熟识的亲戚同桌用餐,今晚的菜色只能说普通。然而,菜好吃与否并非重点,我所想的只是如何找出让母亲顺从的方法。我想,或许可以邀她跳舞,还是去散散步。我不信这些方法会毫无作用。我必须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,信心才能产生力量才能影响他人,才能让我有机会和老妈建立起一种截然不同于以往的关系。

    九点时,乐团开奏,我邀请老妈舞上几曲。连续跳了四首舞曲之后,我们是汗流浃背。在走回座位的途中,我将手轻放在她的腰际,经过吧台之时我问她要不要来上一杯。她说要一杯威士忌,而我准备了两杯。酷暑加上跳舞后的干渴,不过两三口,老妈就将酒饮尽。

    见她如此豪饮,我马上将手中的酒再递给她,顺便请她再舞个几回。到了十点,灯光转暗,终于今晚的第一首慢板出现了。我紧紧牵着她的手,以免有人半路杀出将她邀走。房里的男人全都盯着母亲的美腿,眼神里尽是贪婪,我想只要有机会,他们定会奋不顾身将老妈扑倒在地。掌心对着掌心,轻扶着她的腰,面对着面,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十公分。

    跳舞时,我们笑谈一些许久不见的亲戚的转变。不知是否酒精开始作祟,她看来十分快乐,不时笑得大声。不经意间,我闻到了她身上迷人的香水味,在身体轻碰时,感受着她的体温。

    第一首结束,第二首将起。

    “我们回去休息一下吧。”她说道。

    不能错失唯一的机会,我想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。“妈,不要啦!我难得有机会和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跳舞耶!”一口气说完这些话,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心跳是快得恐怖。

    她给了我一个怀疑的眼神,随即笑道:“这些话留着对女朋友说吧。”

    看她准备离开,我立即拉住她。“妈,拜托啦,这一首跳完就好。”

    她勉为其难地答应了。我们回复成刚刚的跳舞姿势,唯一的不同在于,此回我把双手都放在她的腰间。

    她看似别扭地将手搭在我的肩上,不断试图将我俩的距离再拉开一些。当然我不会让她得逞,随着音乐的进行,我缓缓地向她贴近。不再言语,她将头别向它方,不愿正视我的目光。当我们的距离缩短到剩下十几公分,我温柔地说道:“妈,能和你跳舞真好。”

    她没有对我的话回应,只是自顾自地拿叔叔便宜的服装来开玩笑,她根本没将注意力摆在我身上。这样也好,省得她发现我胯下的隆起,何况,我可以趁她分心之际将她搂抱。深呼吸了一口气,我大步向前,正面碰撞,让裤档的突出部位碰上她的身子。

    失算!我不该让老二直接碰触老妈的下腹部。

    老妈突然将我推开,喝道:“你他妈的在干嘛?你这变态!我是你妈,不是妓女。别想用下三烂的方式占我便宜。大卫,现在乖乖给我回去坐好,还有,不要让别人发现你做的蠢事!”

    我感到一阵天摇地动,恨不得立即挖个地洞让自己躲起来。最糟的状况终于发生,美梦,碎了!

    剩下的时间,我都离老妈远远的。婚宴结束后,我找了借口,请叔叔载我回家。

    躺在床上,我的思绪非常混乱。我想着她的感觉,她的香味,她的腿。然而画面一变,她的长相忽然可怖,从和善的母亲变成了卑贱的妓女,她竟然将我羞辱。妈的,一想到此,我感觉到非常愤怒。我十八岁了,她却当我八岁!不管如何,我一定要讨回面子才行。

    报复的号角响起,我要狠狠地肏她,让她知道谁才是老大!

     

    ***

     

    ***

     

    ***

     

    ***受辱的隔天,我起得特别早。

    一下床,我就直奔书桌打开了电脑,进入最爱的聊天室,打开联络人清单,查看网络死党“C男”是否有上线。C男今年二十六岁,于好莱坞工作,专长是摄影及剪辑。我们常在聊天室里比赛,方法是两人选一同女子,然后开始甜言蜜语,看谁最后能成为女子虚拟性爱的选择对象。我们偶尔会在摇头吧见面并喝上两杯。

    “C男”是我情场上的导师,传予我许多把妹的绝招。他知道我迷恋老妈的事,三不五时还会拿这件事开我玩笑。然而,他并不认为恋母的我有病,他总说只要清楚知道自己在干啥,其实没有什么对错的问题。

    我认识的社会人士不多,而其中能提供有用意见的只有他一个。所以,我将昨夜的悲剧让他知晓,请他帮我想想挽回老妈的方法。最后,我给了他家里的住址,并邀他下午三点到家中一趟。

    整个早上,我尽量不与老妈见面。万一不幸碰面了,我是道歉连连,而她则是数落不断。

    “我知道你长大了,大卫。不过,清醒一点吧,我是你妈耶!让我们忘了昨晚的事,继续过活吧。”说完,她换上了一套粉红色的比基尼,漫步到花园的泳池旁做日光浴。

    时间来到两点半的时候,留在屋内的我准备当个孝子,要为她端上一杯清凉解渴的冷饮。从她的药罐里拿出两颗安眠药,“咚”,我将它们丢入了饮料之中。

    “大卫,谢谢,我正想喝点凉的。”她接过了我手中加料的冷饮,“幸好有你的贴心,今天的太阳差点把我晒晕呢。”

    回到房内,透过窗,我看见老妈将饮料大口喝下,然后,药效慢慢发作了。

    三点,门铃准时响起,来的人正是C男。迎他入门后,我要他在我房间稍做等待。万事具备只欠东风,为了让我的计画成功实行,最后一步是非走不可的。

    三点十五分,我告诉老妈,我房里有一个维修人员正在修理V8。我的话让她不悦。不想陌生人看见她身穿比基尼的模样,她试图起身替自己披上大围巾。然而,受到安眠药的影响,此时的她是四肢无力浑身没劲。

    “大卫,我可能有点中暑了,扶我回屋里去吧。”

    我搀扶着她到了客厅,让她坐在沙发上。我转身要C男下楼,要他见见我的 母亲。而随着时间一秒秒流逝,老妈的力量与精神也一滴滴消失。

    C男手拿V8下楼,然后对着老妈做自我介绍。老妈试图开口说话,然而意识渐转模糊的她,连一个字也说不出口。

    回头看着C男,我发出了行动的信号。

    好事多磨,坏事亦如是。“大卫,妈的,你的镜头坏掉了。”他骂道。“快去买一个新的回来,我可以马上修理,然后将所有的事在一个小时内搞定。我先把你这卷录影带里的东西洗掉,你快去买。”

    出门前,我低头看着老妈,然后吼道我要出门买东西。“妈,听见了没?我不会去很久的,妳好好躺着。”

    回来后,老妈已呈现半睡状态,我要C男赶快将工具搞定。一会儿之后,C男将V8摆到桌上,镜头对准了老妈后,按下了红色的录影键。

    我站在门边把风,静静地看着同伙坐到老妈身边。他一手搂住老妈的肩,一手则摸上了她的大腿。完全不浪费时间,他很快地将手伸入比基尼里头。老妈嘴里唸唸有词,听起来像是喊住手。不过,到嘴的肥肉,谁舍得放掉呢?而老妈无力的抵抗,看起来反而像是欲拒还迎。C男再不客气,扯掉了老妈身上的比基尼,两颗浑圆的大奶子也顺势弹了出来。

    天啊!好美的胸!我好想冲过去蹂躏那对奶子,想将乳头含进嘴巴。当C男低头准备吸吮她的奶头时,老妈试图将他推开。然而,软弱的抵抗制造出的是有趣的画面,他们俩看来像是在嬉闹。C男不愧是专业人士,对老妈施展咸猪手的期间里,他始终让老妈的脸正对着镜头,确保每一个动作都能录到她的表情。我催促他动作快一点,他立即将老妈的泳裤脱掉。他擡起了她的腿,将其分开,并让老妈躺得四平八稳。

    茂盛的阴毛,登场。看见那美丽的私处,我好想掏出鸡巴好好手淫一番,可惜,友人在侧,我只得把这念头压抑下来。心里五味杂陈,我看着C男将脸埋入老妈的双腿之间,看他吐舌舔弄母亲的蜜壶。她发出了含糊的呻吟,整个人就快入睡。我打了个手势,要C男将老妈的双手环绕在他的颈上。C男照办了,并且将老妈的手塞入衬衫之下以免滑落。现在的画面,若被人看见,一定会认为是老妈将C男的头压入双腿,要C男舔得再深入一点。品玉完后,C男亲吻著老妈,一边脱下了裤子。

    “喂!”我喊道,“记住,不可以内射。”

    他给了我一个嘲讽的笑容,说道:“不用担心啦,我又不是早泄男。好好看着,我要用老二塞满你妈的阴道了。”

    心跳加速,我的脑子飞快运转起来。怎能不担心呢?老妈又没吃避孕药,我可不希望她中奖怀孕啊。而我亦想起选择C男当主角的原因,他很干净,有一个相交四年的固定女友。在我胡思乱想之际,C男已将老妈的腿高高举起,老二顺着肉缝进入了淫穴里头。

    他开始卖力的抽送。老妈的双手摊在两旁,闷哼声不断。而我只是袖手旁观,看着好友玩弄我心目中的女神。十分钟之后,一切结束了。

    他站起身,穿上裤子,关掉了V8。“大卫,走,去我家。我们好好剪辑,剪出一部可以赢得奥斯卡成人片奖座的巨著。对了,你不会介意我射在妳妈体内吧?我真的忍不住了。”

    “还好啦,就当作她昨晚羞辱我的报应吧。”我走到老妈身边,看着她的睡容。我的手降落在她的双峰之上,轻轻地搓揉。老妈的阴部散发出C男精液的臊味。我将手指插入母亲的肉穴,缓缓的搅动,将精液涂抹在阴道壁上。

    忽然,C男开口,提醒我要替老妈穿好比基尼,并且整理一下她的模样。处理完后,我们驱车前往C男的家,他以熟练专业的手法,剪出了一部超真实的A片。片中的母亲,看起来活像个荡妇,完全忘了已婚的身份,喜欢被别的男人肏。我请他拷贝几份给我,并确认母带回归我手。我可不希望这部片子外流。只有我能拥有它,它是我将来对付老妈的终极武器。

    回到家,我发现老妈刚洗完澡。我敲了敲她的房门,问她身体是否好些。她对刚刚的事有记忆吗?她真的有熟睡吗?为了确认,我不断问道:“妈,真的没事吗?”

    “亲爱的,没事。只不过我刚刚睡了三个多小时,刚起床时有些头晕,不过不碍事的。再说我刚刚有吃了两片阿斯匹零,又泡了个澡,体力慢慢回复了。”

    “那就好,妈。”我镇静的回答。“刚刚我出门前,看妳脸色很差,很担心呢。那妳休息一下,晚餐我来处理就好。”

    “谢啦,亲爱的,那你准备好,我再下楼囉。”

    我们享用了一顿平静无波的晚餐。看来,老妈对于下午的事完全没有记忆。她看来元气十足,整晚都挂著笑容。那晚,我回到房间,反复看着由老妈亲自上阵的演出的“动作片”。

    隔天早上,老妈出门购物。这给了我一个布置的机会,我要安排老妈看看自己精彩的演出。其实,说不惊慌是骗人的,不过,我还是努力振作,毕竟,唯有坚强能成事。她一向将我当作小卒子,现在,该是我找回自信,重拾控制权的时刻了。

    近午,老妈回来了,我体贴地帮她提拾大包小包的战利品。将这些东西放置妥当,我约母亲到客厅谈话。

    “怎么了?你好严肃喔。不准提那晚的事唷,说好了,我们都要忘记的。”

    “妈,不是啦。妳先坐好。”我跟着坐下,“早上妳出门的时候,门铃响了,可是我去应门的时候,不见半个人,只发现一个包裹和一张纸条。”说完,我将录影带和纸条递给了她。

    纸条没有具名,上面写着:“感谢妳给予的美好时光,这影带还是妳留着吧,我没有保存的必要。”

    我又补充道,拆开盒子时,我发现了影带。里面还有十五份拷贝,片长约莫二十分钟。

    “里面是什么东西啊?”她问道。

    “妈,妳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,我真的不想插手。”见我一脸严肃又语气沈重,她愈发困惑了。“我真的很爱这个家,然而,也因为我爱妳和爸,所以我不希望爸被当成笨蛋一样。”

    “妳究竟想说什么?”她问道。

    我颤抖的手,打开了电视,按下了录影机的播放键。这一刻,我快无法呼吸。和老妈的关系会更亲密或崩解,这一刻,将成为转捩点。

    萤幕上播放的是,老妈身穿白色比基尼躺在沙发上的画面。她的眼睛慢慢睁大,视线盯着电视不放。接着,一个男人从镜头后方出现,坐在了她的身边。看着影片的内容,她张大了嘴,一脸不可置信,全身僵硬,仿佛一个假人偶。

    “这…这…这究竟是他妈的怎么一回事?”她的语气里,是悲观是震惊是哀伤是愤怒。“那个男人是谁?哪时候发生的事?怎么会这样?”

    我的感觉,很糟!看来,她已经有些失控了。然而,箭在弦上,如何能不发?再想起她轻视我的语气,想起那夜的羞辱,我告诉自己,绝不罢手!

    老妈走向我,一把抢下了遥控器,然后将影带退出拿在手中。她的额头上,开始冒出冷汗,她的身子,忍不住颤抖。我静静地站在一边,给她一些思考时间。她已记不起是我让影片中的男子进门,对于那个男人,她完全没有印象,事情发生的时间,难以想起,更让她苦恼的是,她质疑自己为何什么都记不住。

    “你昨天跑哪儿去了?”她吼著。

    “忘了吗?我昨天下午不是被妳赶出门吗?”我又说道:“妳不是忙着勾搭陌生人吗?”

    “勾搭?勾搭个屁!我被强暴了,而且完全对这件事没印象。”泪水,夺眶而出。

    “妈,别骗我了。妳看起来很享受嘛。妳有看到那些表情,听见那些呻吟吗?被强暴的人,会有这种表现吗?明明是两情相悦嘛。至于我想说的是,妳怎么可以带外遇对象回家呢?”

    “外遇对象?”她用力对我吼道:“你给我滚出去!”她手拿影带,一边哭泣一边跑回了卧室。

    我在厨房里坐着,等待她心情平复些。三十分钟后,她再次出现,脸上是未干的泪。

    “我准备报警。”她低声道。

    “干!”我暗骂一声。该让计画进展的快一些才行。

    “妈,妳先坐下,好好想想。妳不想这件事被左邻右舍知道吧?不管是被强暴或外遇,妳都应该不要张扬,万一他受到刺激再找妳怎办?再说,他既然连拷贝都还妳,这不表示他永远不会出现了吗?”

    “对了,拷贝!马上给我!”她语气强硬。

    “别急嘛,先听听我的意见,说不定妳可以从这件事中全身而退啊。”我站起身,伸出手,要她跟我到客厅。她哭哭啼啼,跟在我的身后。我告诉他,目前这件事就我俩知道,且拷贝在手,没有什么可畏惧。恐吓的问题,完全没有。

    然而,她没有听我的阐述,只是一再地要求我把拷贝给她。所以,我提出了条件。

    “我该让老爹知道这件事,可是,我又不想伤害妳。妳知道的,我很敬爱妳。”此时,我用力搂着她的肩,然后将她紧紧拥入怀中。我可以感觉到,她的乳房贴住了我的胸膛。“妈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我不希望妳被朋友或邻居看不起。我也保证绝不会让影带外流,只要妳答应我一件事,“帮我”!”

    她停止啜泣,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了我。她的眉上扬,这是她有疑问时的面部惯有表情。

    “什么意思?你说“帮助”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我把手放上她的膝盖,然后向上移动,轻轻地抚摸她的大腿。

    “妳明明知道我的意思。”我说:“我成年了,有生理上的需要,对于性爱,有着无限的疑问。也许,妳可以当我的性爱导师。”

    我眼前的女人有着很大的力量,我年少时,她的话即是圣旨,我犯错时,无论动手或动口,她总能痛击我一顿。因此,能说出这番话,我心里是非常惊讶。

    皱眉的她猛然起身,低头看着我,尖叫道:“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变态?你…你这混帐!”语毕,她快步奔回卧室里头。

    我出门了,留她一个人在家。我认为,该给她一些时间,认真思考自己的处境。我去了一家酒吧,连续干了几大杯啤酒,不断思索着我对母亲所做的事。

  • 推荐:【
  • 推荐:【
  • 推荐:【
  • 推荐:【
  • 上一篇:狠狠地将妈妈干到虚脱
    下一篇:和姨妈们的性生活
    国产精品 - 日韩无码 - 欧美精品 - 3P合辑 - SM重味 - 强奸乱伦 - 大秀视频 - 有码视频 - 教师学生 - 人妻系列 - 偷拍自拍 - 自慰系列 - 制服诱惑 - 日韩精品 - 伦理影片 - 中文字幕 - 颜射系列 - 巨乳系列 -